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十一章——五通神

第十一章——五通神

    随着枯木老僧消失在人海后,站在餐馆门口的沈白暗下决心:不管这次五通神有多难对付,都要想办法处理好这次的委托,不能坐视这邪财神继续害人了。

    人的贪欲是很可怕的东西,既然自己不能控制人们不再贪心,那就把诱发人们贪心的五通神干掉!

    管他什么公平交易还是威逼利诱,只要你害人了,我就找上门干你!这便是沈白此刻的坚定心中的正后,明确的想法。

    肥宇一脸苦逼的在叶青的监视下付了饭钱后,跟叶青来到沈白身边。看着沈白坚毅的神色,二人知道沈白心中的迷茫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叶青询问沈白打算什么时候去委托人家中查看,沈白点点自己的额头后对两人说到:“我们基本已经确认是五通神搞得鬼了,那我们就得提前准备些东西对付这家伙了。”

    沈白安排肥宇先去购买招魂的一些必备材料,等到了委托人家后,对委托人的丈夫作法招魂,如果能招来魂魄就表示失踪者已经遇害了。

    如果找不来魂魄,那么就要抓紧在失踪者被害前找到五通神,将其救下。肥宇虽然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但没有什么不满,他知道必须尽快准备好材料对失踪者招魂。

    因为如果失踪的这富商还没有遇害,那么很有可能可以把人救回来!

    沈白没对付过五通神这类的东西,叶青是从茅山历练的弟子,自然也不曾遇到过;肥宇离开后,二人一合计——咱也没见过,咱也不知道咋对付啊!该准备什么来克制五通神,也是毫无头绪,想来想去二人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沈白这次出门没带剑匣,只带了平日用的最多的血墨笔,和类似钥匙挂件的铁木小匕首,以及胸口贴身佩戴用来开灵视用的玉佩。

    叶青带的东西更简单,一把雷劈桃木剑,一个八卦镜然后···没了。

    随后二人在找到委托人的住址附近后,找到一间小旅馆开了两个房间(没给肥宇开,没他身份证)。沈白给肥宇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地址,让他买好要用的东西后,找地方弄些公鸡血和朱砂回来。

    叶青此时和沈白在一个房间里等着肥宇回来,沈白想了想自己没带剑匣,估计这次要是跟五通神打起来,只能用天罡护体咒肉搏了。

    想到之前打电话时候,叶青只说要朱砂,沈白这时闲的无聊问了起来:“叶青你只需要朱砂吗?我看你好像只带了桃木剑和八卦镜啊,除了朱砂你没什么特别的需要了吗?”

    叶青百无聊赖的打个哈欠道:“符纸,墨汁,毛笔还有朱砂什么的,肥宇肯定会买,我之前让肥宇多带点朱砂,也就是怕没有多余的朱砂用灵镜咒,咱们又不知道五通神怕什么,只能多准备点符咒,万一有什么意外,至少能自保。”

    看来叶青对这次对付五通神也没什么信心,这也证实了一句话——未知的才是会令人害怕的。虽然他们不怕五通神(可能肥宇会怕吧),但不代表他们会像莽夫一样找人家干架。

    “灵镜咒?有什么效果?”沈白虽然听说过有这类用镜子的道法,但是从来没见过,听到叶青提起瞬间变成好奇宝宝凑过去问叶青。

    叶青也没有藏着掖着,这类道法在茅山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随即给沈白讲了一下用处,还把道诀教给沈白了。

    原来这灵镜咒是以朱砂混合墨汁,在镜面上提前画好符咒,在夜晚以体内真气催动八卦镜与月光结合后反射月光攻击邪崇,所以这灵镜咒也叫月光咒。

    沈白记好法诀之后突然想到:月光咒?难不成只有在有月亮的时候才能用?那别的时候这道法是不是用不了?

    沈白向叶青问出了对这月光咒的疑问,叶青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沈白心道:就算白天能用,能在白天顶着太阳的邪物,会怕一个小小的灵镜咒?你怕不是傻了吧!叹了口气后叶青像给小学生讲道理一样给沈白解释了一遍。

    可怜我们的沈白被当成白痴还不自知,真就如同不到十岁的孩子一样——哇~原来是这样啊!随后沈白遭到了叶青狠狠的鄙视——

    你对第一次接触的道法不理解,没想太多也就罢了,你说你多大个人了?知道就知道了呗,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真是···让人无语。

    两人东拉西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终于把肥宇等到了。

    肥宇这货背着常背的黑色双肩包,鼓鼓囊囊的,一只手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另一只手倒提这一只用透明胶带缠的死死的大公鸡。

    一身鸡毛的肥宇一进门就哭丧着脸,据他叙述,本来应该提早起码半个小时就回来,但是路上绑着鸡脚的带子断了。

    随后在街道上外展开了一场‘人鸡追逐战’,肥宇好不容易逮到买好的公鸡手,头又没有什么东西能绑住扑腾的鸡;只能抱着它找了间文具店买了一卷透明胶缠上,之后才打车来了约好汇合的小旅馆。

    “哈哈哈,你还带个活的回来,我不是说就要鸡血就行吗?”沈白捂着肚子狂笑的看着肥宇,这家伙也太人才了吧!弄鸡血直接弄回来只鸡。

    叶青倒是没像沈白那样笑的前仰后合,但绷着的脸上嘴角一抽一抽的;想必忍着不笑很辛苦吧···

    肥宇把东西和被绑着的鸡往地上一扔愤愤的说到:“你们俩倒是轻松,我找了那么久才找到一个养鸡场,人家听我说只要鸡血都不理我,我没办法只能买了一只让他们帮我取血,人家又嫌麻烦不干;你们说我容易么我?这鸡血我是懒得弄了,老大你等等自己搞定吧。哦对了,朱砂我买了5斤,跟别的东西在黑袋子里面呢。”。

    说完肥宇就嚷嚷着,要先找地方洗个澡,刚止住笑意的沈白见肥宇这样子,强忍着笑意道:“这小旅馆哪能洗澡啊,等这次事情结束之后再说吧你。赶紧去下面找个餐馆处理一下你这五花大绑鸡,没有鸡血符咒都没法准备,时间不早了,咱们得赶在天黑之前去委托人家里,还没找到五通神的泥塑呢。”

    时间跳转——下午五点左右

    沈白准备了几张避煞符,一张天雷破煞符,若干七煞敕令符,以及几张用来找五通神的寻阴符。随后给委托人郭润凝打电话联系一下说几人准备过去了。

    叶青则是早早的就画好了自己要用的符咒,更是在八卦镜上,用朱砂画好了灵镜咒的符箓。之后问楼下旅馆老板娘要了个小塑料袋,揣了些朱砂就等沈白说出发了。

    用不着跟五通神干架的肥宇,准备了招魂的材料带好后,从那黑色的背包里拿出一只裹在保鲜膜里的烤鸭,扯下一个鸭腿边啃边等沈白打完电话。

    可惜一个鸭腿只坚持了10秒不到,肥宇丢掉骨头索性直接抱着烤鸭开始吃了。身旁的叶青揉着太阳穴,心想:我究竟为什么要留下······

    沈白给委托人挂完电话就带上准备好的东西,招呼二人一声赶紧出发,肥宇一路上抱着个烤鸭啃啊啃,气的沈白踹了丫一脚,这货才依依不舍的把没啃完的烤鸭放进背包。

    沈白和两人下车后,看着富丽堂皇的小区,刚要进去就被门口看门的保安拦下了:“三位是什么人?如果是来找人的,还请登记一下,我询问业主之后才能让三位进去。”

    经过一番麻烦后,几人终于是到了雇主的家里。

    郭润凝一脸歉意的将沈白等人带进家后解释道:小区为了确保业主的安全,必须确认来访人员找的是哪家,才能放行,这是小区一开始就有的规定。沈白等人听了后心里都是一个念头——这年头的小区都已经这么牛叉了吗?整的跟保护领导人一样。

    “郭女士,我们先给你丈夫招魂确认一下他有没有遇害。肥宇,干活。”,沈白示意肥宇可以开始招魂了,随后又问到:“请问您的丈夫有没有在家供奉一个泥塑的雕像?那泥塑看起来很奇怪的样子,可以给我们看看吗?”

    “这···?我记得应该没有啊。”

    “那么您的丈夫有没有什么房间是不让您进去的?”

    “书房每次我进去没多久,他就撵我出来,说什么书房不是说话的地方,再不然就找些别的理由。总之书房一直都是他自己用,难道我丈夫供奉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现在被报复了?”

    “是的,还请带我上书房看看。我在书房查看的时候,您可以在这里等我朋友做法之后询问您的丈夫是否生还。”

    沈白的话让郭润凝心里产生了更大的不安,自己丈夫不让自己进去,这找来调查的人也不让自己进去,难道里面的东西是···鬼?想到这,身体一哆嗦,把沈白和叶青带到书房门口就跑到肥宇那边等消息了。

    书房里······

    两人转了一圈查看,并没有发现书中记载的五通神泥塑。正当沈白疑惑的时候,叶青走向之前查看的挂在墙上的山水画边,踩着书房的椅子取了下来。

    墙面露出了一个凹进去如同小壁橱一样的浅浅的窟窿。沈白一眼就看出里面放着的泥塑,就是书中记载的五通神的塑像!

    取出塑像后,叶青皱眉道:“有些奇怪,这塑像上的阴气虽然能感受到,但是这点阴气应该不能吸取被害人的寿命,被害人应该是被引到真身所在之后,才被吸取的寿命。”

    沈白之前有两个猜测:一是供奉五通神的人,寿命会被带回家的塑像不停吸取。二是在五通神的‘交易’完成后,会将被害人引到自己的真身所在,吸取其寿命!眼下看来,应该是第二种了。

    “老大!叶青!人还没死呢!”肥宇的喊声从客厅传到了二人所在的书房里,二人对视一下赶紧出去问肥宇能不能找到被害人,能不能找到被害人被引到什么地方了。

    肥宇点点头说已经算出来了,看了看手机上地图显示,被害人应该在郊区的一个废弃楼盘。沈白也不管郭润凝知道自己的丈夫还活着后问的一堆问题,草草应付两句,拉着肥宇叶青打车往地图上的废弃楼盘方向驶去。

    下车后沈白开了灵视后,看到只有7层的废弃楼盘4楼处,散发着淡紫色的妖异气息。

    不疑有他赶紧带着叶青肥宇冲了上去,在楼梯口就看到靠着墙昏倒在地的中年男子。果然还活着!

    而男子不远处,鼠头独目三足蛇尾的五通神,正眯着独眼看着他们发出尖细的笑声道:“几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若是来找本神的麻烦,本神劝你们还是赶快回家吧,省的把性命丢在这里!”

    随即五通神放出一股深紫色的妖气,向沈白等人彰显自己的强大,意思很明显:你们如果不乖乖走人,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水平够不够跟我打,不走的话就干掉你们。

    沈白看见五通神释放出的妖气凝聚不散,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他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明显打不过的敌人还要硬上,那是在送命。随即对着五通神沉声道:“我们并不想给找麻烦,只是这人的妻子委托我找回他,还望能把这人让我们带走,之后我们绝不会再来打扰你。”。

    沈白心里也是很无奈,深紫色的妖气代表着这妖物起码有上千年的修为!自己初出茅庐才两年不到,身边最能打的叶青水平跟自己也差不了太多,今日能要走这委托人的丈夫,就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

    五通神老鼠一般的脸上露出一丝戏谑之色:“凭你们也想跟我要人?你们知道这人跟我立下的契约是什么吗?”;说着五通神就用自身的妖气凝结成一面黑色的镜子,上面人影闪动,现出一个年轻男子在山间奔跑,自己没有力气直到摔倒在满是枯叶的地面后,涕泪横流的哭喊着什么·····

    五通神给沈白等人看了看镜中的往事后冷哼一声——

    “你们知道当时这个人有多么绝望吗?若不是我正在那山里修行,这人早在二十年前就在林中自尽了!我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但作为交换——在他得到一定数目的金钱后,剩余的寿命归我所有。虽然你们几个小娃娃在我面前如同蝼蚁一般,但我今日发发善心让你们亲自确认一下。”五通神说完蛇尾一甩,从倒地的男子口鼻中飘出几道妖气后,男子无意识的哼哼了一下,有了苏醒的迹象。

    叶青离得最近,赶忙上去把男子扶起来,告诉男子,他的妻子委托他们来找他。随后问他记不记得怎么来的这里。男子点头后,叶青脸色难看的又跟男子确认了一下五通神说的交易真假。然而男子的回答,让沈白心里泛起了无奈。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并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我很清楚要面对怎样的后果,早在二十年前和这位仙家定下契约时就知道了。你们走吧,回去告诉我的妻子,我不能和她携手白头了;有一份二十年前我写好的遗嘱和一封信在我们床边的柜子下面,把这些告诉我妻子就可以了。

    另外,谢谢你们。”。男子神色平静的话语,让沈白了解到五通神并没有骗自己,而这男人早知道自己会死,依然和五通神缔结了寿命换金钱的契约。

    沈白不再看男子,转身对五通神拱手道:“既然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自然管不着···但是,可否给他留一天性命?”。沈白知道这么说很有可能会惹怒对方,人家一直忍让,自己这行为可以说是蹬鼻子上脸了。叶青和肥宇听到沈白的话心中一惊,肥宇对着五通神勉强的笑了笑道:“我朋友喝多了,你别当真。”。

    叶青赶忙往后拉沈白,在沈白耳边骂道:“有了这男子的回复和他遗嘱在哪的消息,委托已经算是完成了,你······”

    沈白被两人拉扯着向后退去,可眼中坚定的看着五通神,好似在等一个答案。

    嗤嗤···

    两股妖气闪电般向拉扯着沈白的叶青肥宇袭来,将二人震退。五通神也收起了从见到几人就表现出的不屑,声音古井无波的对沈白说:“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想让我给他一天时间,但是你不觉的自己有些得寸进尺吗?”

    “还望成全!”沈白神色坚定的看着五通神。被妖气震开的两人心中骂了一万句MMP,人家实力那么强,还能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这么多,你沈白是出门忘带脑子了吗?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惹上这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妖怪?

    “好,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接我三招,不死;我就多给他一天时间!你可以让你同伴帮你,一人接一招。”。五通神的声音表情依然平静,可周身吞吐不息的妖气表明,它绝对不会留手。

    不等身后的二人说话,沈白就说:“一言为定,但是这三招我一个人接!”

    “老大!”

    “沈白,你···”

    肥宇一听沈白的话就喊了出来,叶青见势不妙刚想说什么,五通神应了一声‘好’后,周身早已翻滚不息的妖气,凝结成一个紫的发黑的半透明圆球狠狠地轰向沈白!

    沈白急忙使出天罡护体咒,手上的三清护身符还没来得及掐诀念咒,就被打的吐血向后飞去砸在支撑楼层的柱子上。叶青跑过去刚要扶沈白,沈白手掌撑地半跪着站起来道:“还有两招···”

    “沈白你疯了!你看看他,你看他的样子像是会领你的情吗?”,没等叶青说什么,肥宇指着坐在角落,静静观看一切的男子对着沈白吼道。肥宇红着眼睛,气的浑身颤抖又说道:“你为了这种要钱不要命的人渣,连自己的死活都不管了吗?!”。那男子看了沈白一眼,继续安静的观望着一切,好似眼前的事,并非是因自己而发生的。

    “庭宇,我没事的,别担心···”,沈白说话间又吐出一口鲜血,可然没有放弃的意思,走到之前五通神面前道:“还有两招,来吧。”。五通神独眼一眯,沉声对沈白说到:“刚才我只用了三分力,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若是打算继续,我之后就不再留手,你考虑清楚。”

    “还请赐教!”

    五通神看着沈白,虽然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其内心早已被沈白的行为弄得惊讶不已了;只是为了一个委托,就这般不顾性命吗?这小子···倒也有趣!

    “好!你既然想死,我成全你,若你死了可别怪我没给过你反悔的机会!”。五通神周身紫色的妖气翻涌再次凝结,但这次是两个!而且那妖气凝结的球宛如实质一般。“这算两招,接的下就带人走!”五通神蛇尾一甩,两个黑球冲向沈白。

    肥宇和叶青已然来不及阻止眼前发生的一切······

    沈白之前的天罡护体咒还没有消散,此时他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在手中的三清护身符上护住全身,看着在眼前不断放大的两个黑球,内心突然很平静仿佛周围的时间变慢了,周围的一切都停了下来;要···死了吗?沈白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乒乒!随着两声不分先后的脆响,沈白没有迎来想象中护身咒被打破后身体上的痛楚,睁眼看到那撞击在护身咒上的球形妖气,如同两个灯泡撞碎在护身咒散发的淡黄色光罩上。沈白疑惑的看向五通神···

    “从现在算起,一日后我去收取他的寿命,若是还想再来烦我,记得找人给自己备好棺材!”。五通神看了看沈白,身形隐入妖气从窗框的位置离开了。

    肥宇赶紧快步走到沈白沈白扶着他道:“老大你真是命好,遇到的这五通神没想要你小命,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为了这种人···”,说着肥宇恨恨的瞪了瞪那男子。

    “沈白你先和肥宇回事务所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叶青怕沈白万一脑子一热又干出什么蠢事,便让肥宇带着沈白先回事务所了。随后也不跟男子废话,拉起男子出了废弃楼盘打车向委托人家中驶去······

    肥宇扶着沈白坐上回事务所的火车后,嘟囔着数落沈白这次像个傻子一样,沈白在肥宇的数落中沉沉的睡去······

    富商失踪案————完!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370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