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九章——消失的富商···与叶青的定夺

第九章——消失的富商···与叶青的定夺

    来人是一个中年妇女,一进门就神色焦急的问叶青,是不是能够解决灵异事件,虽然叶青也喝了不少酒,但很清醒的安慰妇人,让她在客席等着沈白出来。

    沈白洗了把脸醒醒神后,从洗手间走向办工桌,引入眼帘的中年妇女神色焦急的坐在那里,眼神中透出不安、害怕的神色,已然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但这妇人一身的打扮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普通家庭——一身黑色的洋装旗袍,拿着的手提包是‘路易斯’(某国际名牌),白皙的颈部戴着翡翠珠子串起的玛瑙石坠子,桌上交叠在上方的手腕,还戴着金镶玉的镯子,无名指上的少说有3克拉的钻戒闪闪发光。

    沈白坐下后,看着深夜来访的华贵妇人,拿出记事本开口了:“您好,白夜事务所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是事务所的负责人沈白。”

    妇人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的焦急对沈白开始了叙述:

    妇人叫郭润凝,丈夫是F市的一个富商(F市紧挨着D市),三天前的夜晚,本该从公司回家的丈夫一直到深夜12点都没有回去。

    看着挂钟时间滴滴滴滴的过去,担心的郭润凝给丈夫打电话询问是不是公司有什么急事,可丈夫在电话另一边含糊其辞,也不肯明说。

    追问下,只是说了声公司进了个小贼,之后便匆匆忙忙的挂断电话,挂断前说在警局做个笔录第二天早上就回去。听到丈夫本人没什么事的郭润凝也就睡了。

    可第二天一早丈夫回家后,她发觉事情应该不是一个小贼那么简单……

    据郭润凝描述,她丈夫回家时双眼布满血丝,神情中带着惊恐和深深地慌乱,说要搬家,让自己收拾一下东西;说完后就让她在家等着,自己出门联系搬家公司和房子。

    一直到来事务所下委托都没有见到人,虽然期间不停的打电话,但是一直提示用户不在服务区。

    而且郭润凝之前去丈夫称做笔录的警局询问时,警局答复说她丈夫根本没有去做过笔录,也没有接到她丈夫的报案。

    沈白听完妇人的叙述后,指尖转动的碳素笔也不再转动,叹了口气对妇人说道:“郭女士,根据您的叙述,这属于人口失踪案,我们白夜事务所只接手灵异事件。这种事···您只能去警察局报案寻找了,我只能说爱莫能助。”

    “不,一定不是普通的失踪案!如果是仇家寻仇或者他的竞争对手想对付他,他不可能那天回来后什么都不说,也没有要报警的意思。他肯定是遇上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了,我想请你们先帮我调查一下,如果真的不是灵异案件,我就不再麻烦你了。这是定金,如果查出来什么还请尽快联系我。”

    郭润凝坚决不承认是人口失踪案,并且不由分说的从自己的提包里抽出一叠现金。

    刚扔完垃圾从门口进来的华庭宇看着那叠钱眼睛睁的老大,快步走到沈白身边小声的道:“老大,这么厚起码有好几万啊,先别管这女的委托啥事儿,有钱咱还不赚咋的?”

    沈白无奈的看了看华庭宇,自己处理邪崇作祟还行,找人?他又不是专业的侦探,大海捞针一样怎么找?找死人的魂魄还差不多!不如先看看这妇人的丈夫还在不在人世吧。

    沈白想到这儿转头看着妇人说到:“郭女士,不如这样;我先按照流程给您做一下笔录,然后帮您看看您的丈夫是否还活着,定金就先不必了,这期间您再考虑考虑去警局报案,毕竟我们找人这方面真的没有过类似经验,您看怎么样?”

    妇人见沈白没有明却拒绝,但也表示并不能帮她寻找丈夫,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也不确定我丈夫是不是还活着,定金你们收下吧,就当确定我丈夫生死的报酬了。”

    华庭宇本来还撇着嘴,对沈白这种把送上门的钱往外推的行为不满,听到妇人说的话后,急忙拿起那叠钱,目光灼灼的看着沈白,那意思是说:老大,这事儿我来,你可别推走咱的财神啊!

    沈白看着肥宇把那叠钱抱在胸前护着,无奈道:“肥宇,这方面你擅长,你来吧;不过先等我做完笔录。”

    华庭宇一听沈白答应了,连忙对妇人说:“这位女士,你放心吧,确定一下你丈夫的生死,对我来说就是小意思。”说话间还对着沈白挤眉弄眼,意思你赶紧问。

    沈白心里骂了华庭宇句财迷后,开始边询问边记录。

    富商失踪案(待定)。

    委托人:郭润凝

    委托人年龄:38

    与失踪者人际关系:夫妻

    失踪日期:**年8月26日从家中离开后失联

    委托人身上并无阴气,经询问无异常,排除家中有邪灵作祟。据了解失踪者失踪前,行为异常且对委托人有所隐瞒,失踪后无法通过电话、朋友或公司员工、以及亲属与失踪者取得联系,目前生死不明

    委托任务:寻找失踪者(待定)、确认失踪者目前是否生还

    酬金:已付定金6万(现金)

    是否确认为灵异事件:调查中

    记录人:沈白

    记录日期:**年8月29日

    沈白做记录时,华庭宇就拉着已经上楼准备休息的叶青帮他摆神坛,准备把动静弄得大点,让妇人觉得钱没有白花。

    可实际上根本用不了那么大阵仗,又是令旗又是朱砂黄纸,中间摆着一个八卦木盘,放着招魂的器具。两侧还摆着桃木剑和招魂铃,你是确认生死还是要跟鬼物打架啊?弄来桃木剑干嘛?神经病啊!

    弄这些的时候叶青就皱眉问华庭宇,到底是要干嘛?要招来冤魂然后干掉吗?华庭宇说出自己收了钱,想弄得专业一点,气的叶青差点把摆好的神坛掀了,瞪了他一眼就上楼睡觉了。

    等到沈白给妇人做完笔录后,华庭宇迫不及待的从妇人口中问出失踪者的出生年月日,就在神台前咋咋呼呼的挥舞几下木剑,期间嘴里还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念了些什么后,开始根据要来的出生日期掐算着。算完后华庭宇楞了一下,喃喃道“不对啊···”

    半晌后华庭宇皱着眉毛又掐算一遍,皱着眉头看向妇人疑惑道:“大姐,是不是你弄错你丈夫的生日了?或者没记清楚他到底是哪年出生?”,妇人一听华庭宇问的话,脸上神色有些不好看,但也没有发火。

    只是有些不满的对华庭宇说:“我们夫妻之间感情很好,他还一穷二白的时候我就跟他结婚了,陪着他从一个穷小子到现在变成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每年我都送他生日礼物的,怎么可能记错?”

    沈白见华庭宇神色也有些不对,怕华庭宇和委托人闹不愉快,快步走到神台旁问华庭宇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庭宇回道:“老大你也知道我抓鬼驱邪虽然本事不大,可我对阵法风水什么的也算有些本事,掐算个生辰八字这么简单的事情肯定不会出错。虽然我不会改命,但是算出来的命格不可能有错;而这大姐给我的生辰八字我连着算了两遍,都是穷苦一生的命格,这大姐的老公别说穷苦,都是上市公司的老总,也该算是个人物了吧?跟这生辰八字完全对不上啊!”

    沈白一听华庭宇这么说,也有些疑惑,内心暗自思索:算个八字而已,自己也能算的来,肥宇这方面是肯定不会出错的。

    但是这郭女士这么着急自己的丈夫,想来也不应该记错自己丈夫的生日和出生的年份,但这生辰八字算的命格跟实际情况对不上又是为什么?难道说···是养鬼?

    不,不可能是养鬼,这妇人身上一点阴气都没有,失踪者养鬼的话家人身上怎么说也不会一点阴气都没有,何况养鬼只能发点来路不正的小财,从一穷二白到拥有一家上市的公司,不是养鬼能做到的。难道说···

    想着想着,沈白像是想到一些重要的东西,跟委托的郭女士商议调查生死暂且推后,对于失踪者的失踪原因,沈白有了一些猜测,需要去委托人家中确认一下,商议第二天亲自去其家中查看。

    打发走妇人后,沈白交代华庭宇收拾一下整出来的神台,在书房等自己过去;随后便前往资料室翻找着一排排陈列在架子上的资料。沈白目光锁定在一本名为《山精怪谈》的民间阴阳先生所撰的书上,抽出后仔细翻阅起来。

    书中序言道:我本是南方一云游的阴阳先生,游历四方遇到不少灵怪之事,出手解决后记录在随身的笔记里,经我将记录下解决与未曾解决的一些事,整理后编写此书,若非吃两间饭的行里人,切不可寻找书中提及之物,以免害人害己!(序言中吃‘两间饭’的行里人,说的便是能处理阴间鬼怪,与人间藏匿妖邪的道士、阴阳先生这类人。)

    随着沈白一页页的翻看,找到了自己猜想的内容:五通神(又名邪财神),一般为山中精怪所化;极少数也有人死后冤魂不散变成此物。早年间我途经一小镇,正巧碰上大户人家办丧事,观其灵堂处怨气冲天,便前往调查。

    经调查得知死者,死者年轻时候只是一个在集市上卖豆浆的小贩,后来不知是何缘故竟得贵人相助,开发出自己的一个豆浆品牌,摇身一变成为小镇里最有钱的人,人们谈起死者生前的创业经过也是十分惊奇,没人能想到一个在集市卖豆浆的小贩能有如此成就。

    书中记载着写这本书的阴阳先生,随后展开的进一步调查。

    那死去的人寿命本应该有74年,可如今53岁便死去,且尸身散发出的怨气凝结不散。这阴阳先生又算了一下死者命格,发现其命格一生碌碌无为,并不是什么富贵命格。

    疑惑的阴阳先生将目光投向死者生前曾供奉着的一个奇怪的泥塑雕像,据其亲人叙述,死者供奉这奇怪泥塑后,家里就越来越有钱了。

    阴阳先生检查后,发现泥塑里有一股不同寻常的阴气!

    顺着阴气阴阳先生找到了小镇附近极少有人去的树林,在树林里找到了阴气的主人——鼠头独目,犬身三足且身后有蛇尾的一个不知名精怪,斗法后双方势均力敌,阴阳先生见奈何不得这精怪,只能询问它为何害人。

    原来,是这死者生前醉酒后,偶然来到林中哭诉自己的穷苦不幸。这精怪听到后就现身让他供奉自己,并以自己的一部分寿命作为交换来为他带来财运。

    那人一口答应下来后,精怪给了他一个奇形泥塑,让其将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后拿回家供奉。随后精怪就帮助这人变得富有起来·····

    根据了解的情况,阴阳先生也很无奈,这摆明就是等价交易,而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之后也没多说什么,便抽身离去了。

    而这精怪被阴阳先生称为‘五通神’又叫‘邪财神’!

    沈白完这篇记载的故事经历,完全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确定了委托人的丈夫一定是不知在哪遇到并供奉了这五通神。记载中的死者变成了小镇的首富,代价是21年的寿命。

    而委托人的丈夫应该是要付出‘代价’了,很有可能是被五通神引到了什么地方,要夺取他剩余的寿命。

    沈白正思索着该怎么从五通神手中救人时,华庭宇进来了。

    “老大,别嫌我收拾的慢,之前是有叶青帮我,现在就我一个人收拾,这已经很快了···”华庭宇怕沈白说他墨迹,进门后就赶紧解释了一句

    “别废话了,人家给你的出生年月时没问题,你刚才算她丈夫的生辰八字,那人大概能活到多少岁?”

    “呃···大概有个85吧,但是一生穷困潦倒,命格还显示那人不会有后代,但是命格明明跟他本人状况对不上啊,真的不是那女的搞错了?”

    “你看看这个,我刚翻出来的。”

    沈白把自己翻找出的资料给华庭宇递过去,华庭宇接过查看,神色从一开始的疑惑转化为惊讶,最后变成满面的愁容合上懊悔的一拍额头怨声道:

    “都怪我贪财,现在摊上这么个事儿。写这书的阴阳先生肯定不弱,他都搞不定那邪财神,咱俩去还不得给人家送菜啊!明天叶青就走了,这···要不咱给她整明白人是死是活,就别管了吧?”

    沈白也不说话,就一直盯着华庭宇的眼睛;华庭宇被一直盯着心里发毛,只能弱弱的来了一句:“老大你说,我听你的,别这么盯我了。”

    “明天上午我们送走叶青后,下午去委托人家里找泥塑雕像。”沈白移开目光把书插回书架后,坚定的表态:只要是灵异事件,他管定了!

    “什么事?还瞒着我?不当我是朋友了?”叶青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门框上,双手抱在胸前歪头看着沈白。

    “说说吧,什么情况?趁我还没定好去哪,多住几天,这个委托我跟你们一起吧。”

    看来之前叶青上楼后根本没有睡觉,而是在楼上听着楼下的情况。早等着沈白和华庭宇跟他说这次的委托呢。

    沈白苦笑一下,脸上满是复杂之色。华庭宇闻言抬头看到叶青,脸上惊喜之后有些愧疚的低了低头····

    二人想到之前还想给人家下套,虽然后来成为了朋友,也一直想着能留下叶青,最近几天沈白才想通,忍痛放手。

    可叶青不放心二人,尤其是之前见没人找他说什么后,就来到资料室门口听见了华庭宇还没怎么样就有些怂,就决定留下帮这两个新朋友看看这次的委托,究竟有多难解决!

    沈白叹口气后,神色感激中带着复杂的看了看叶青,将刚插回去的《山精怪谈》抽出翻到五通神那一页,递了过去道:“我猜测,这次事件应该是有关于五通神的,明天去委托人家里找到奇怪的泥塑就可以确定了。叶青你···不是早就想走了吗,何必因为这些小事耽误自己的时间?”

    叶青接过后神色平静的看着沈白华庭宇说

    “我是为了两个朋友才决定留下的,而且确定是灵异事件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历练。明天我们一起去吧!”

    沈白和华庭宇对视一眼,看着轻轻叶青点头应了一声————

    “嗯!”(双声)

    (本章完)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3706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