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阿岐王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举国同殇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举国同殇

    祁云湘的眼睛猩红,恶狠狠地凝视着苏郁岐,凶狠的样子让苏郁岐都禁不住撇开脸,不敢面对她。

    “苏郁岐,算你狠!”祁云湘几乎咬碎一口钢牙铁齿。

    苏郁岐终于还是把兵符要了回来。

    她并不比祁云湘好过些。这样汲汲营营算计来算计去的日子,她已经十分厌恶。

    “明日我就前往境汀州。”苏郁岐握紧了那枚兵符,“云湘,雨师,就交给你了。”

    “你诸事小心。”

    祁云湘低垂着眉眼,袖中的手紧紧握成拳,指甲深深掐进手心里犹不自觉。

    苏郁岐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算是告别,起身离开了。

    出了祁王府,正是正午时分,苏郁岐有些饿了,骑马回府,清荷伺候她饱餐一顿,饭后她出了城,去了南营,点了一万兵马,明日随她远征。

    祁云湘这里需要兵马,她没有带镇守皇城的兵。境汀州有戍边军三十万,附近的边城也有一些军队,如果兵马实在不够,可以从附近借调。

    晚间回到府中,她给云渊写了封书信,将容长倾托付于他。是以私交的关系相托付,非关国体。她知道云渊一定会答应。顺带还提了一笔云景。她建议云渊向祁云湘提出联姻,将云景嫁于祁云湘。

    晚间饱饱睡了一觉,次日一大早,点兵出发。因为没有告诉百官,所以没有人来送行。但不知百姓从哪里得知了消息,都聚集在了南城门,送她出征。

    她穿了盔甲,瘦削的身体包裹在钢盔铁甲之中,像几年前出征回来时一样,透着铁血杀伐之气。

    她抱拳向送行的百姓致意,目光在人群里睃游,找寻祁云湘的影子,但直到时辰到了,众军开拔,祁云湘也没有出现。

    苏郁岐心里不无遗憾。

    此一去前路渺渺归途漫漫,不知归期。也或许,根本就无归期。

    再见云湘怕是难。

    一万士兵已经开拔,马蹄踏踏,尘土飞扬,一派肃杀。

    苏郁岐终还是没能等到祁云湘,催马赶追军队去了。

    城外十里送君亭,一个人影渐渐出现在视线里,长身玉立,衣袂飘飘,是祁云湘!

    苏郁岐催马疾奔往十里亭。

    “云湘!”

    祁云湘手中执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了苏郁岐,“是不是以为我不来送你了?”

    听他轻松的语气开玩笑,苏郁岐心里一酸,“我以为,再也见不到那个曾经玩世不恭的祁云湘了。”

    “我不是祁云湘,还能变一个人不成?”祁云湘嘴角翘了一翘,“喝了这杯酒,给你壮行。”

    “好。”

    苏郁岐执酒,与他一同饮下,将酒杯搁回石桌上,道:“云湘,我走了。你保重。”

    祁云湘瞧着她,很是正经地道:“嗯,你也保重。”他拍了拍她的肩,忽然问:“我能抱一下你吗?”

    他说得严肃又郑重,苏郁岐真不知该怎样好了,下意识地点点头:“哦。”

    祁云湘便将她拥抱住了。

    冰凉的铁甲,硬梆梆的,感受不到任何她的温度。可这已经是离她最近的距离了。祁云湘久久不想放手。

    苏郁岐温声道:“云湘,我该走了。”

    祁云湘终是无奈,放开了她。她对他莞尔笑了笑,飞身上马,说了一声:“再见。”

    催马下了十里亭,急追队伍去了。

    祁云湘无力地坐了下来,拿起酒壶,自斟自饮起来。

    苏郁岐走后的第三天,百官上朝,小皇帝托病,将朝政全权交予祁云湘手上。陈垓也以身受重伤难以痊愈为由,请求回乡养病,当日,他便携了家眷,启程回乡。

    祁云湘去送他,在他的队伍里发现了容长晋的身影。祁云湘没有指认他,只对陈垓道:“王兄的家乡是个好地方,等有了时间,我去拜访王兄。”

    陈垓淡声:“朝政压在你一人身上,且有的累呢。你还是好好处理朝政吧。”

    祁云湘没有说话。

    送走了陈垓,回朝开始大力整顿吏治。

    津凌城。

    皿晔上殿见孟琮,将家主印信呈与孟琮看,并允诺皿家将从此效力毛民。当初他与孟琮定下的这个投名状,如今算是已经实现,按照约定,孟琮应该将暗皇组织交付予他。

    但暗皇组织实则不受制于孟琮,这一点皿晔已经知道,孟琮手上有的,不过是一个伪暗皇。

    来之前皿晔也想过,孟琮可能会将伪暗皇组织交在他的手上,还会让他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了。

    他需要的,正是这伪暗皇的名单。

    孟琮果然将这伪暗皇组织引荐给了他。

    但令皿晔头疼的是,这伪暗皇组织,结构很是奇特。每一个级别的头目,互相都不认识,而越级也绝不关联。这意味着,每个人手中掌握的名单,不会太多。他若是想将他们一网打尽,根本不可能。若是想要逐个击破,势必会打草惊蛇,也是不可能。

    孟琮将伪暗皇的几个头目引荐给了皿晔,互相见过面之后,几人告退,孟琮将皿晔留了下来。

    “你和老七一向交好,老七最近回来了,你知道吗?”

    皿晔摇头,表示不知。

    “老七这次回来,忽然说想要朕分派个职位给他,瞧他那意思,是想要从政了。你怎么看?”

    “七皇子一向淡泊,这些年也一直在外游历,怎的忽然想要回来了?”

    “朕也说呢。其实呢,你别看朕子嗣众多,但真正有能力的,也没几个。太子功夫好,可惜智谋不足,另几个已经成年的皇子倒是智谋有,却一个个都憋着要争抢储位,没一个让朕省心的。唯有这老七,是个文武双全的,只可惜他又太淡泊,这也不好。他若是真心想到朝中来帮着朕,朕倒是十分高兴。”

    皿晔道:“皇上觉得好就好。”

    “你就没有点别的意见?”

    “我一介草莽出身,哪里懂得这些?皇上您这是为难我。”

    “那你与他熟识,觉得他适合什么职位?”

    “这我就更不懂了。”

    “你就跟朕绕圈圈吧。唉……你说,朕把他安排去带兵攻打雨师好不好?”

    皿晔依旧淡淡地、脸上带着点客气疏离的笑:“皇上您这应该去问七皇子愿意不愿意呀,我没有带兵打过仗,实在给不出建议,况我也不知道七皇子是不是有这个能力呀。”

    不管孟琮是在试探还是真的想要征求他的意见,他统统推说不知道就对了。

    孟琮也瞧出是不可能问出什么来了,便只能放皿晔离开。

    皿晔依旧住在他母亲孟燕明的宫里。

    如今为了避嫌,他不可能再回七皇子府去住,为了孟七能够顺利取得孟琮的信任,他也不能够再和孟七频繁联系。

    甚至连暗中的联系也不能有了。这毕竟是在孟琮的眼皮子底下。

    回到燕明宫,皿晔洗漱罢便早早睡了。

    躺在床上假寐,脑子里在想,还是要把暗皇组织给翻出来。那是隐在暗处的一颗炸雷,始终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直到依稀睡着了,皿晔也没有想出上哪里去找这个劳什子暗皇组织。

    第二日一大早,孟琮的人就来找他,说是有事相商。

    皿晔去了,原来又是关于孟七的事。

    昨夜在他走后,孟琮已经遣孟七前往边境,带领先锋军出征雨师境汀州。诏皿晔前来,是要让他密切注意孟七的动作,同时也要密切注意雨师的动作,替孟七做好情报刺探的工作。

    皿晔领命,向孟琮提出亲自前往境汀州,刺探境汀州雨师的军情。孟琮考虑再三,准允了。

    孟琮会想出种种办法试探孟七和他对毛民的忠心,这一点皿晔早就料到,但让孟七做先锋,这一招还是太狠了。

    孟琮果然是老狐狸,又狠又狡猾。

    皿晔略收拾了行装,辞别孟琮,前往境汀州。

    在路上的第二天,皿晔给孟琮送出了上任之后第一个消息:苏郁岐杀了孟简。

    在他的消息到孟琮手上的时候,孟琮其他渠道也得到了这样的消息。诚然,其他渠道得到的消息也都是皿晔制造的假消息。

    孟琮大恸,举国同丧。

    大怒的孟琮给孟简办丧事的同时,也命令孟七暂停向雨师进军。他要在孟简下葬之后,亲征雨师,找苏郁岐复仇。

    孟七率五万先锋军,陈兵于境汀州外的绥州。

    绥州地处偏僻,地形以山地为主,孟七到了绥州之后,将五万士兵分散,摆出了以守为主攻守兼备的阵势。

    皿晔也很快到了境汀州。到境汀州的当日,皿晔命那几位伪暗皇组织的头目深入城中调查雨师军队布防。

    一众人都被分派出去,入夜之后,他换了夜行的衣裳,潜出了境汀州,到了绥州地界。

    在见了孟七一面之后,他又回到了境汀州。这一次会面,两个人聊得并不愉快。甚至孟七第一次顶撞了他。

    回到境汀州自己的住处,他忽然发觉不对劲。

    他的住处有人来过。

    虽然一切都没有动过,但屋子里有些不属于这个屋子的气息。他一向仔细,自然丝毫细节都不会放过。

    “谁?出来吧。”

    他很沉着,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一变。

    

  http://www.tangsanshu.com/aqiwang/88805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