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阿岐王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夜半送信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夜半送信

    祁云湘到底是把衣服换上了,换完了衣裳出来,怔怔地看着苏郁岐,半晌无语。

    苏郁岐倒是寻常,不悲不喜的模样,“现在,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祁云湘还是木呆呆的:“我能有什么话?我想说的,不都说了?”

    “既然你想说的都说完了,那现在就由我说了。云湘,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登高一呼,取而代之。能铺的路,我都已经铺了。”

    “我拒绝。”祁云湘打断了她的话,“除非,你和皿晔和离,嫁我为妻。”

    “……”苏郁岐实在没有想到,他会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云湘,你醒醒酒好不好?我已经和皿晔做了夫妻,怎么可能再嫁?”

    祁云湘睨着她,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你仇人的儿子。阿岐,你愿意和仇人的儿子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你心里能过得去这个坎儿?”

    苏郁岐冷声道:“这不是我再嫁的理由。即便我不能与他共同生活了,也不会再嫁别人。云湘,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那我也不会接受你的安排。苏郁岐,这个担子,我不会挑的。”

    祁云湘脸色铁青,直视着苏郁岐,没有半点要让步的意思。

    “祁云湘,你不接受也得接受。要不,你就看着裴山青掌了大权,将我大卸八块,然后将我的尸块挂到城墙上暴晒吧。”

    祁云湘冷眉以对:“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祁云湘似乎卯着劲儿地要证明,当初是她看错了他,是她白为他铺了一条王者之尊的路,他祁云湘够无情,不配走那条光彩万丈的路。

    甚而,他还耍起了无赖:“苏郁岐,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你以为,谁都愿意坐那个位置吗?万里江山,无上荣耀,受万民跪拜,即便天底下的男儿都妄想得到那样的尊荣,祁云湘我也不想。苏郁岐,我就是不想,你奈我何?”

    苏郁岐一张脸淡漠得瞧不出情绪,连日来的奔波,得不到任何休息,因为皿晔的缘故食水难进,这些原因导致她的脸上全无血色,且瘦得颧骨突出,眼窝深陷,倒显得她有一种病态的美,瞧着就让人心疼。

    “祁云湘。”她淡淡叫他的名字,“你想眼睁睁看着雨师的江山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吗?我不想。”

    她忽然就垂下泪来,“先皇把江山托付于咱们,咱们不能替他守住容氏,总不能再看着江山落在外族人手上吧?”

    提到先皇帝,祁云湘沉默住了。苏郁岐是先皇一手提拔起来的,他祁云湘又何尝不是。他父亲祁连庭不务正业,又有各种不良嗜好,本来他们祁王府已经处于败落之势,若非先皇帝提拔,怕是已经败得差不多。

    苏郁岐趁热打铁劝他:“云湘,不顾念先皇,也顾念一下雨师的百姓吧。他们需要一个明君来带他们走出苦难。”

    “为什么是我?你为什么确定我就是那个对的人?苏郁岐,你难道不怕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祁云湘还在做最后的抗争。或者说,他还想最后努力一下,让苏郁岐能留在自己的身边。

    苏郁岐道:“云湘,你我一起长大,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不敢说雨师没有比你强的人,但比你更适合帝位的人,委实是没有了。我以前还设想过陈王兄,但陈王兄这个人,聪明有余,狼性不足,他为人臣子尚可,为君为帝,却不适合。”

    祁云湘道:“苏郁岐,人是会变的。我也许有一天会变得不可理喻,会变成暴君昏君。这些,你都没想过吗?”

    “那我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或许,我根本就活不到那一天。”

    “苏郁岐!”祁云湘霍然站起身来,跨进一步,俯身,双手按住苏郁岐的椅子扶手,与苏郁岐的脸只在咫尺的距离,怒目瞪着苏郁岐,恨声道:“你信不信,你死了,我就毁了这天下?!”他声音愈沉,脸几乎已经贴在苏郁岐脸上,一字一顿:“在我心里,山河不足重,重在你。你知不知道?苏郁岐,你可曾有那么一瞬间,爱上过我?”

    苏郁岐甚至被他的强硬气势压了一头,一时间竟想不出言辞来回应他。

    过了一会儿,苏郁岐才道:“云湘,你放过我吧。对我来说,多活一日都是痛苦。”

    她忽然哭出声来,低低的啜泣声,悲悲戚戚,肝肠寸断。

    她从前还想着事成之后和皿晔隐居山野,做一对寻常夫妻,但如今,又哪里还能和皿晔一起去隐居?决定回来之后,她就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祁云湘慌乱了,他从没见过这样哭泣的苏郁岐。从小到大,他甚至从没见过她流泪。他手足无措地去给她擦拭眼泪,急道:“你能不能不哭?阿岐,你……我求你,别哭了!”

    苏郁岐抹了一把眼泪,带着哭腔道:“云湘,爱谁或者不爱谁,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我没有爱上你,是你我无缘,即便是你为此恼我怒我恨我,我也没有办法。世间万事万物皆可控,唯情之一字不可控。”

    祁云湘无力地离开了那张椅子,跌坐在自己的椅子里,痛苦地扶着额头,连声音里都是痛苦的颤意:“苏郁岐,阿岐,你对我何其不公。”

    那声音里竟也有了哭腔。

    “苏郁岐,我和你一起长大,你却什么都瞒着我。你若早告诉我你是女子,我岂会容你爱上别的男子?又岂会容你嫁给别的男子?我从小对你的心思就异于别人,可你知道,我父王有那样的癖好,我唯恐自己也有那样的癖好,我那时候不敢爱你。”

    一行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流淌出来,像涓涓细流一般。

    苏郁岐站起身来,缓缓走到他身前,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将他的手挪开。那张俊朗的脸上泪水纵横。

    “云湘。”苏郁岐的声音轻之又轻,像在云端里,“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即便当时你知道我是女子,我也不会爱上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兄弟。”

    她轻轻抚上他的脸,用指腹抹去他的泪痕,“不要哭。我不想看见你哭。你得坚强起来,多少人的性命,等着你去拯救。”

    祁云湘从未像现在这样痛苦无助过。他抱住苏郁岐,把脸埋进苏郁岐身上,声音嘶哑地道:“苏郁岐,你对我太残忍了。你对我太残忍了。你要我怎么办?”

    苏郁岐的鼻子一酸,泪成串落下来,滴在祁云湘后背衣裳上。墨蓝的袍子顷刻便洇湿一大片。

    “云湘,对不起,对不起。”她一直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泪水在脸上肆意横流,串珠似的,滴落在祁云湘的背上。

    外面传来异动的声音,苏甲警惕地提着剑,贴到门口,拉开一条门缝瞧外面的动向,门缝刚一拉开,却见门外站了一人,那人着一身黄杉,撑了一把油纸伞,正要敲门。

    “云公主?”

    来的人正是云景。

    祁云湘听见声音,从苏郁岐身上离开,站起身来,背过了脸去。

    云景进来,苏郁岐无奈地瞧着她,叹了一声:“云公主,这个时候,你不该来这里趟这趟浑水。”

    云景收起了雨伞,裣衽一礼,看着祁云湘的背影,纵然没有看见他的脸,却也认得他的背影,“云湘王爷也在这里。”

    祁云湘没有答话。

    云景也不甚在意,转过脸来对苏郁岐道:“我代我皇兄来给阿岐王送样东西。东西很重要,我不敢耽搁,就连夜来了。”

    “云太子?是什么东西?”

    云景从怀里摸出一个油纸包,层层打开,是一个信筒。看来是云渊飞鸽传书来的。

    苏郁岐接了信筒,将信纸取了出来,那信纸却是一张泛黄的陈旧信纸,上面的字迹也已经有了年头的样子,看信的内容,苏郁岐却是只觉得头顶上响起了一个炸雷。

    苏泽陪妻在郁琮山待产,山上守卫薄弱,近日可行动,已安排裴山青接应。

    虽然,苏郁岐一直怀疑父母死于党争,但孟燕明的事情查出来之后,她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可终究还是有朝中的人牵扯了进来。

    裴山青她不意外,但这写信的人……

    “怎么回事?”祁云湘也发觉到了苏郁岐的不对劲,转回头来,虽然他脸上的泪痕已经擦去,但眼睛红红的湿湿的,很容易就瞧出他哭过,云景自然瞧了出来,但聪明如云景,并没有说什么。

    苏郁岐从懵然之中醒过神来,道:“亚父,你把先皇的圣旨给我找一卷出来。要先皇亲笔写的。”

    祁云湘将苏郁岐手上的信纸接了过去,一看之下,亦是大惊,蹙眉道:“裴山青果然也参与了当年的事!而且,这信的笔迹,像极了先皇!”

    苏甲在柜子里翻出了先皇帝的一卷圣旨,铺在桌上,祁云湘将信纸压在圣旨上,确认无误,这就是先皇的笔迹!

    “也许是,别人仿写的。”祁云湘还是忍不住想要替先皇开脱。

    

  http://www.tangsanshu.com/aqiwang/76218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