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阿岐王 > 第一百二十章 天子圣旨

第一百二十章 天子圣旨

    苏郁岐紧咬住嘴唇,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但皿晔皿玄临忽然游到了她的面前,用他的热吻撬开了她的齿关。

    “唔。”她还是没忍得住。

    温热的水渐渐漫过了身体。

    毕竟是被目为男儿养大,又是在疆场上几经生死的,练就了一副豁达勇敢爽利的性子,这样的场面,经过了起初的不适之后,竟也能配合起来,后来还小小的占了一下上风。

    虽然很快又被压下一头去。

    温泉水滑洗凝脂,一夜夫妻娇无力。

    第二天醒来,是在江州府衙她和皿晔的床上。事情的始末,苏郁岐已经全不记得,她只觉得现在四肢酸痛,像打了一场大仗。

    打仗也没这么累。

    他姥姥的,皿晔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什么他都精通。

    但……皿晔似乎不在身边。苏郁岐伸出酸痛的胳膊摸了摸身边,凉凉的,空空的。

    “玄临。”

    她唤了一声。

    “原一统领押回了几名案犯,公子亲自过去审问了,交代属下,如果王爷您醒了,不必急着起来。可以再赖一个时辰的床,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皿忌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皿晔这是留的什么鬼话?岂不是昭告天下,昨晚他和她……苏郁岐一边穿衣裳,一边在心里咒骂——但实在爬不起来了,她又缩回了被窝里。

    赖床,赖床,她苏郁岐也会赖床,传出去岂不让人把大牙笑掉。

    但……实在爬不起来呀。

    那就再睡一刻钟吧。

    苏郁岐在心里宽慰自己。

    谁知刚一闭上眼睛,门外便有声响传来,似乎是什么人说话的声音。她素日耳力好,但今日实在是太困太累,什么也没有听清楚。

    片刻之后,皿忌的声音传来:“王爷,出事了。皿忌不敢不禀报,请您起来吧。”

    苏郁岐一个高蹦了起来。出事出事,这个多事之秋,最怕的可不就是出事。

    她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皿忌宁肯来打搅她,也没有去禀告皿晔,说明这件事皿晔处理不了。

    皿晔处理不了的事,除了朝廷的事,还有什么事?毕竟他本事虽大,可也是一介无官无爵的草民。

    苏郁岐快速地穿好衣裳,将长发胡乱绾了一个发髻,拿发箍箍住了,边系衣裳口子边去开门,“进来说话。”

    人影一闪,皿忌像是凭空而降一般。

    “什么事?”苏郁岐整理好了衣扣,正往她那纤腰上系腰带。

    皿忌看得有点懵。这位阿岐王的腰有点细啊。不是一般的细啊。连京中窑馆里最红的姑娘也没有这样细的腰。怪不得能把主子迷得五迷三道啊!

    “什么事?”苏郁岐又问了一遍。

    皿忌猛然醒悟过来,忙道:“朝中来人了,正在疫病区呢,皇上下了一道旨意,要将所有得了疫病的人处死,以防止疫病蔓延。孟先生阻止不了他们,您快去看看吧。”

    “快走!”

    苏郁岐来不及多想,急匆匆出门,皿忌也赶忙跟了上去。

    骑马直奔疫病区的途中,苏郁岐的脑子里浮出十万个为什么。江州疫病的消息已经封锁,即使外面有传闻,也是不至于引起恐慌的,远没有江州城里的情况来得严重,更不至于传到朝廷里,逼得皇上下什么必杀令。

    是有人泄漏消息?还是有人在皇上面前进了谗言?或者……

    或者是靖海府的问题。

    靖海府若是将瘟疫传播到那里的消息上报了朝廷,极有可能会引起朝廷恐慌,继而下达错误的指令。

    看来,是靖海府的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

    虽然她派了苏甲去处理,但苏甲只是去将几个病人处理了,如果靖海府早已经将消息上报,还隐瞒了苏甲,那结果就只能发展城如今的结果了。

    真他娘的!

    疫病区的周围有士兵日夜防守,在疫病区临时筑起的大门前,围了一大群的人,都是长枪短剑的士兵,看穿佩,是朝廷的侍卫兵种。

    来宣旨的是林同。那个她替皇上提拔起来的那个副宗正,现在,已经升职为宗正。他被士兵簇拥着,理直气壮地在和孟七争辩。

    苏郁岐翻身下马,走到士兵们的身后,沉声道:“让开!”

    靠近的那两个士兵没听到一般,并没有让开,苏郁岐一脚上去,将那个士兵踢翻在地,大踏步朝林同走去。

    那个士兵被她踢得一口气没上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士兵们被眼前情景吓得有些懵,立刻紧张地亮出刀剑围了上来,架住了苏郁岐,苏郁岐冷冷瞥了他们一眼,“不知道本王是谁吗?”

    林同听见声音,立刻走上来,见是苏郁岐,拱手弯腰作揖:“原来是岐王爷,下官见过岐王爷。”

    “赶紧放下武器!不知道这是岐王爷吗?”林同立刻喝止那些士兵。

    苏郁岐冷冷瞧着林同,嗤笑了一声,“原来是林宗正来宣旨了。宗正的官位不大,架子倒不小,尤其这手下的人,训练得倒真是有模有样。”

    苏郁岐的口气不善,是个傻子也听得出来,林同急忙抱拳认错:“岐王爷,是下官的失误,下官回去一定重罚他们,王爷息怒。”

    苏郁岐道:“怒倒没有。皇上的人,我又哪里有资格怒?林宗正不在宫里伺候皇上,跑来这疫病横行缺衣少食的江州做什么?”

    林同陪着笑,道:“这不是替皇上跑腿,来宣旨来了吗?”

    苏郁岐单膝跪地,道:“既是圣旨,那就请林宗正宣读吧。”

    苏郁岐一跪,所有人便都跟着跪下了。

    林同愣了一愣,没有反应过来。苏郁岐催促了一声:“林宗正,倒是宣旨呀。”

    “哦。”林同这才从袖子里摸出圣旨,高声宣读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听闻江州瘟疫,甚感忧心,今得到消息,瘟疫已经泛滥传播到了靖海府等地,若任由疫病发展,势必造成更多的人死于疫病!因此,朕钦赐宗正林同钦差之印,前往江州,监督将所有得疫病之人处以火刑,以防疫病继续蔓延。钦此。”

    苏郁岐紧咬着牙根,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说出来的话也听不出她的情绪:“臣接旨。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翅膀还没有长出来,先学会嗜血了,这位拎不清的小少年皇帝,可真是开了她的眼界。

    林同将圣旨递到她的手里,“岐王爷,那咱们就开始吧。”

    他没想到,这圣旨宣得竟这样容易,苏郁岐接旨接得也这样痛快。毕竟那个孟什么神医,之前一直和他吵吵什么疫病已经有治了。

    “开始什么?”苏郁岐拿着圣旨,从地上站了起来,故作茫然地看着林同。

    苏郁岐的眼角余光落在圣旨上,那圣旨上除了盖着皇上的印玺,还有东庆王裴山青的印玺,倒是十分出乎她的意料。

    林同道:“执行火刑呀?皇上的圣旨里不是说得明明白白的了吗?”

    苏郁岐依旧一副茫然模样:“对谁执行火刑?”

    “得了疫病的人哪。”

    苏郁岐拿捏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唔,得疫病的都死了,活着的都已经痊愈了,林宗正可去跟皇上报告这个大好的消息。不用杀人了,不用染一手血腥了。”

    林同瞪大了眼睛:“啊?这……上报朝廷的消息明明说,这里疫病泛滥,一城人已经死了十之八九,怎么会……”

    苏郁岐冷笑道:“倒也没有那么夸张,但疫情灾情都很严重就对了,江州一城三十万百姓,如今只剩下了十余万而已。跟屠城也差不多了!”

    她话里有话,这“屠城”二字,自然是要说给高高在庙堂之上的那位小皇帝听的。

    “可……明明这圈禁的地方,全都是得了疫病的人,岐王爷,蒙骗皇上可是死罪啊!”

    林同手指身后的疫病区,那一片区域,整个都被士兵包围着,连一个苍蝇也飞不出来。

    虽然苏郁岐一心为百姓,但难免有些人求生心切,不想被关在这牢狱一般的地方里,派士兵守卫,还是有必要的。

    苏郁岐不急不躁,淡声道:“这里面的人的确是生病了,但不是疫病。给皇上治好了病的孟七孟神医在此,难道,林宗正觉得连他的话都不可信吗?”

    孟七忙走上来,附和道:“对啊,这里面都是些得了普通病的病人,因为我们大夫人手不够,无法到病人家中挨个儿给看病,岐王爷这才想出了集中起来治疗的办法,免得我们大家奔波。”

    林同依旧不死心,一针见血地问道:“既是普通病患,又为何派那么多的士兵看守?岐王爷,这明显说不过去吧?还有,岐王爷您派人去将苏家军全部调入江州,难道不是因为江州的情况没办法控制了吗?”

    苏郁岐往前踏进了一步,贴近林同,林同被她的迫人气势逼得禁不住往后退,一退再退,差点踉跄跌倒,苏郁岐朝着他冷冷一嘲,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字一句地道:“我,乐,意。你一个宗正,管不着!”

    

  http://www.tangsanshu.com/aqiwang/68352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