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阿岐王 > 第一百零七章 杀人纵火

第一百零七章 杀人纵火

    苏郁岐已经不是第一次问起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埋在她心头久矣,就像是一个禁区,令她一直不敢碰触。但禁区在心里埋得愈久,便发酵得愈大,终于,反将她给拿住了。

    但苏郁岐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智,未加思索,道:“我只是随口一问。你是谁不重要,以后你就是苏王府的男主人,这个才重要。”

    皿晔笑笑:“嗯,别的有什么重要的?世上之事,玄妙无常,顺其自然也罢了。”

    他倒像一个修行者,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通悟大道,已修到了道法自然的境界。

    再看,却又不过是个姿容上等的青年,邪魅地笑着,不掩七情六欲。

    苏郁岐一方面心里对他肃然起敬,一方面又生出心疼怜惜,望着他,竟有些痴然,只喃喃道出几个字:“你说的是。”

    皿忌很快将药煎好,端了过来,皿晔服了药,苏郁岐勒令他赶紧躺下睡觉,发一发汗才好。皿晔拗不过她,只得照办。

    连日的劳累,再加上高烧使然,皿晔很快便沉沉睡去。

    苏郁岐回到桌前,正准备批阅那些摞成小山一般的文书,皿忌忽然敲门。

    瞧瞧更漏,其实已经在戌亥交接之时,苏郁岐起身去开门,怕惊醒皿晔,压低了声音:“什么事?”

    她紧跟着出门,带上了房门,走到廊下,皿忌跟了过去,道:“刚才有人来报,说是东城打起来了,有一伙人,大约有上千,想要趁夜逃出江州,被守城的士兵发现,发生了冲突。苏管家已经过去处理,让我来告诉您一声。苏管家说,您知道此事即可,不必过去,他可以处理。”

    苏郁岐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你和皿铮轮流去休息吧,这里不需要两个人值夜。”

    皿忌偷眼瞄了一眼苏郁岐,似欲言又止,苏郁岐瞧出端倪来,挑眉:“怎么?”

    皿忌忙道:“没什么,外面风露重,王爷您赶紧回房吧。”

    苏郁岐深深看了他一眼,眸光又在夜空里睃游过,落在不知名的地方,嘴角忽然浮出一点笑意。

    原来那个叫皿铮的已经离开了。她先前却一无所觉。

    回到房间,苏郁岐却再也看不下去文卷,先前因为忽然发现皿晔发烧而没有进行完的讨论,又浮上了脑海。

    皿晔提到了川上的风家,还有幽莲谷,诚然,他不过是随口打个比方,但苏郁岐静下心来细想,真的只是随口打个比方吗?皿晔是不是意有所指呢?

    她抬起头,凝望着床上沉睡的人,有心想要问一问他,和他将未讨论完的事情继续往下讨论,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心把他叫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挪步到床前,紧挨着皿晔,在床沿躺下,阖上双眼。

    她本意还想再想一想近日发生的这些事,理一理头绪,却不想太过疲累,一沾着床,不大会儿就迷糊睡了过去。

    模糊中她似乎做了一个梦。

    这些年她其实很少做梦。每日里都像是个负重的蜗牛似的,极艰难地往那棵竖在面前的高高的大树上爬行,每爬过寸地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又哪里还有精力和时间去做梦。

    但今夜不知为何,竟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在一个像是蛋一样的密闭的空间里,蛋壳很大,周围被不知名的诡异的缠藤缠绕着,那些缠藤莫名眼熟,似在哪里见过。

    她站在蛋的中央,想尽办法想要破壳而出,甚至不惜以武力去击打蛋壳。

    但是,蛋壳坚硬得像是钢铁,任她如何拳脚相加,都是纹丝不动。

    后来,她摸出了藏在靴子筒里的匕首,想要以那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去割开蛋壳,但就在她飞身跃至穹顶,将匕首插在穹顶的时候,盘绕在穹顶的缠藤忽然动了,以极快的速度缠住了她握着匕首的手腕。

    缠藤沿着她的手腕缠绕,很快就将她的身体包裹住,她奋力拔出匕首,向身上的缠藤割去,锋利的匕首将缠藤割碎,那藤却是空心的,从中空的管子里流出血一样的液体,粘稠的、黑红的、散发着腥气。

    她心里生出惧意。虽然她的手速也很快,但缠藤的速度更快,而且被砍断的缠藤很快又生长出来,继续缠绕着她。

    很快,她整个人都被缠藤缠得死死的,像是一颗蚕茧一样。她拿着匕首,拼命地砍,匕首伤着缠藤的同时,也将她的肌肤割破,割得如同褴褛破衫一般。

    但缠藤越来越多,越来越紧实,她只觉快要窒息而死,大口大口呼吸着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到最后,终于连喘息的力气都不再有。

    她猛然惊醒,坐了起来。梦里的情景如同就在眼前,她余悸未尽地将头埋在双手上,大口大口呼吸着。

    良久,才从余悸里醒过神来,晓得这只是一个梦,只不过是可怕得有些真实罢了。

    偏头看看,身边皿晔依旧睡得沉酣,借着桌上燃得只剩一点微火的清幽灯光,可以看见皿晔的脸上浮着些潮红,她探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不发热了,她长长舒了一口气。

    热度退了,说明药起作用了。药能起作用,便说明他不是得了瘟疫。只要不是瘟疫,就放心了。

    苏郁岐起身趿拉了鞋子,到桌前倒了一杯凉茶,灌了一大口,凉茶下肚,神清气爽了许多。

    猛一回头,却见窗上映出一条长长的影子。苏郁岐心下疑惑,穿好了靴子,轻手轻脚开了房门,却见廊下立的是皿铮。

    相较于皿忌,皿铮生得更清秀些,性子也似更温和些。其实这二人的性子都像极了皿晔,淡漠又疏离。大约正应了那句近朱赤,近墨黑,近皿晔则淡泊疏离。

    东天之上,长庚星忽明忽灭,星子周围,已经露出鱼肚白。皿铮深深一揖,怕扰到房中的皿晔,放轻了声音:“王爷。”

    苏郁岐走到他面前,和声道:“怎么那么早就换班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皿铮故意立于窗下,显然是有要事奏报,大约又怕扰到皿晔,所以才没有出声。

    皿铮压着嗓子:“东城的事情闹大了。那些人为了逃出去,与苏管家带去的人发生冲突,被苏管家镇压下来之后,回到坊间便开始放火烧房舍,抢劫百姓,甚至,还杀了数名反抗的百姓。苏管家带人去镇压,但那些人人数不少,一直到现在,苏管家还没有回来。皿忌召集了几个诛心阁的兄弟过去,也还没有回来。”

    苏郁岐脸色沉如水,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吩咐道:“守好你们主子,他要是出事,我唯你是问。天亮以后,记得督促他服药。我先去东城看看。”

    皿铮点点头:“王爷放心,我会守好主子的。您也小心些。”

    苏郁岐只点了点头,疾步往外走去。

    晨光微曦,她单薄瘦削的身影映在灰白的天光里,愈显得冷肃。

    在门口骑了马,飞奔东城。离得东城尚有一段距离,便看见天边红彤彤一片,火光冲天。再往近了,一股浓重的焦糊味刺鼻而来,紧跟着噼啪声也入耳,愈是靠近,苏郁岐心里的愤怒便愈是不可遏止。

    靠近了,只见数百间民居都陷在了火海里,想救都不能了。

    这一片区域不是重灾区,大部分的居民都还没有离开,火海中甚至都还有百姓为了抢出自家的财产,陷入大火包围,挣扎一阵过后,便缓缓倒下去,葬生于火海之中。

    苏郁岐在乱窜的人群中发现苏甲的身影,疾步走上前去,“苏甲!”

    苏甲转回头来,蹙眉:“王,您怎么来了?这里混乱,您还是离这里远点。我来处理就好。”

    “你处理个屁!”苏郁岐气得爆了一句粗口。

    苏甲一向护她跟母鸡护鸡崽儿似的,即便是以前在战场上,也是恨不能把她护在蛋壳里,不许她接触危险。但他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凭他一己之力,压根挡不住奔着她而来的暴风骤雨。

    而她,终究是要自己承担这一切。

    “分一部分人疏散百姓,另一部分人,将纵火杀人犯们都给本王捉拿归案!意图抵抗的,格杀勿论!”

    苏郁岐冷声下了命令。

    “得命!”苏甲极有气势地应了一声,转过身,吩咐身边的两个军中统领,“一队去疏散人群,一队去抓捕纵火杀人犯!胆敢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苏郁岐一向做事利落干脆,命令也下得干脆,一句话,就已经将罪名扣得实实在在,想要逆转都不能了。

    上千的军卒,分作两队,一队赶去疏散群众,另一队则纷纷亮出刀兵,杀向那些正纷纷逃窜的纵火者。

    苏郁岐面色沉冷,冷眼看着糟乱的场面,忽然一个被军卒追着的人慌乱之中没头没脸地撞了过来,她被撞了一下,抬眼看时,只见那人手中握着一把尺长的匕首,火光下匕首闪着寒光,朝着她的脖颈就横了过来。

    苏郁岐一动没动,任由那人挟持了自己,威胁那名追他的军卒,“不要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

    

  http://www.tangsanshu.com/aqiwang/68351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