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傲娇总裁的吃瘪日常 > 054 再次出现的姬存希

054 再次出现的姬存希

    “小心!”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芾甘牢牢的抓住李尧棠的手臂,给李尧棠支撑。根本管不了这是在哪儿,都是在谁跟前。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尧棠。

    何遇见状,干笑两声,也伸出手来,对着芾甘,说:“我来吧。”

    芾甘没有动,也没理他,仍是看着李尧棠,“怎样?”

    李尧棠低着头。两个男人的手。一个白皙修长,一个黝黑坚硬。

    李尧棠咬着唇,空着的那只手,放到了何遇了的手上。何遇立刻握紧手掌。

    芾甘注视着李尧棠,终于是松开了,他抿着唇,沉声道:“回去好好儿休息,有什么事,记得打给我。”

    李尧棠没有应声。她的手被何遇反手扣住,有点儿疼。但是她忍着。她隐隐的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但是她并不担心。

    院子里静悄悄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细雨。在雨里,细雨落在脸上有些凉又有些舒服。

    是啊,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永远是本真的呢?不会有了吧?

    “您留步。”她听到何遇这么说,“我们到家了打电话。”

    她迅速的看了一眼站在上房门口的三个人——威严中带着几分慈祥的父亲,温柔中带着几分精明的沈阿姨,和……一直心事重重的他。只来得及看到他眼中那一瞬间真切的涌出的痛楚,李尧棠转过了身。

    何遇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儿,牢牢抓住她的手,她的手滑腻的好像随时要从他手心里溜走的鱼儿似的。细雨扑面而来,将他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溶去……

    看着一同离去的李尧棠和何遇,李季礼不由得松了半口气。

    他转身,瞥见芾甘仍注视着大门口的方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沈培艺的反应。

    沈培艺推他回房去,说:“这天儿说变就变,只管站在这细雨里,看回头着凉!”顺手拍着芾甘,说,“芾甘,你也忙了一天了,早点儿回屋歇着。嘉嘉打电话来没有啊?来了电话让我说几句话……话说着这孩子也该安顿下了。记住啊,芾甘!”

    芾甘含混的应了一声,说了句“叔叔晚安、妈晚安。”

    沈培艺关上房门,从保温瓶里给李季礼倒出参汤来,让他趁热喝,然后看了看他的脸色,问道:“棠棠到底怎么了?”

    “……”

    “我看样子很不好,有点儿担心。”

    “没事。闹点儿小脾气。”李季礼没有看妻子,好像专注在参汤上,他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啜着。

    闹点儿小脾气嘛?怕不是这么简单。

    沈培艺心里惴惴的。棠棠,从来不是闹点儿小脾气就这么失态的孩子。今天,她看自己的眼神……心里不禁一寒。那双一向温柔沉静的眼,也会射出那么冰冷的光。棠棠……她摇了摇头,看着丈夫,“累了吧?”

    “唔。”

    “这就睡吧。”

    “你先睡。”李季礼心不在焉的说。沈培艺知道自己不能再多问。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李季礼想着李尧棠刚才的模样,还有下午白芷云在电话里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棠棠,你现在,必定是在心里怨爸爸了吧?

    心口绞痛。

    李季礼抬起手来,按住心脏的位置,眼前一阵发黑。他的手有点儿抖,急忙从口袋里摸出药瓶,打开来,倒出两粒,压在舌底。

    ……

    芾甘回到房间里,酷奇跑到他面前,欢快的摇着尾巴。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他费力的伸手,抚弄了酷奇两下。酷奇似乎感觉到主人的反常,歪了脑袋看他。酷奇那深褐色的眼珠,令芾甘心乱如麻。他深吸一口气,转身进了浴室。

    冰冷的水淋下来,他脑子渐渐的清醒。

    眼前挥之不去的,是李尧棠的脸,和脸上那种悲戚。

    他双手扶住墙壁。

    冷水淋在后背上,那一道道暗紫色的伤疤,像蚯蚓一样,在水痕里,扭曲着……

    何遇紧紧的握着李尧棠的手,步子越走越快。细雨纷飞,落在身上,多添了一层凉意。他只穿了件西装外套,在外面呆了这一会儿,身子早就被淋透。

    李尧棠几乎跟不上他的脚步。被他捏的手痛,她也不吭声。

    老韩拿着伞跟在身后,想要替他们撑着,可又觉得别扭,干脆就只是跟着。走出巷子,他快走两步,去开了车门。

    何遇这才松开手,让李尧棠先上了车。

    老韩坐上车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启动车子的同时,不动声色的按下按钮,隔音板升了上来。

    车厢像一个密闭的盒子。无声无息的,只感觉得到车子在平稳的行驶。

    何遇目光垂下去,看到李尧棠脚上的拖鞋,米白色的,已经蹭上了灰尘。他不禁眯了双眼。他转开脸,不看她。

    想起不久前那次在停车场里,她的惊慌和凌乱。此时更甚。

    他气闷。

    她完全忘了今晚自己应该出现在哪里。

    忘了。忘了他安排的,要和他一起见见朋友。其实见朋友并不是最重要的,他是不想她自己呆着胡思乱想生闷气,不想她再胃疼。

    她呢?她都做什么去了?一直和芾甘在一起?

    何遇心头一阵烦乱。

    他今天开了一天会,赶到宴席的时候,李尧棠还没有到,他就等着;当老韩告诉他,没有接到李尧棠,他很意外。她答应了的,从不会失约;如果真有事,她该跟他说的——他觉得确实有哪儿不对劲儿,可一时想不出究竟。约定的时间到了,总不能丢着客人不管。他交代给老韩继续找人——那时他就想,四九城里,他老婆还能丢了不成?

    一进门,就听到一声尖叫,“Baby!”发出声音的那团火红裹着沁人心脾的芬芳已经奔到他面前。

    存希?他只来得及叫出她的名字,她整个人就扑到了他怀里,手臂绕上他的颈子,狠狠的拥抱他。

    这么多年了,这烈火一般的性子始终没有变。他不由得动容。

    抬眼看去,屋子里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两男一女也都站了起来,正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一幕。

    他微笑,用眼神和对方一一打招呼。

    李知礼走过来,伸手扯姬存希的手臂,说这里有这么多人呢,他可是有家室的人。

    姬存希转而挽住他的手臂,还故意使了点儿劲儿,嘟着嘴巴,对李知礼说要你多事!Baby我们不理她。当初要不是她,我们俩早就生儿育女了。

    李知礼瞪眼,说又关我什么事?是这个死男人不够喜欢你好不好?

    他就笑了。

    姬存希刚要说什么,忽然往他身后一瞅,问,你太太呢?

    李知礼大笑,说,太太被你吓跑了。

    姬存希对他眨眨眼。

    他解释,临时有事不能来。

    飒飒笑,问他,你不会根本没跟棠棠说吧?

    你可以打电话给她。他镇定的说。他了解飒飒,她一定是要事先跟李尧棠沟通的——这会儿,谁找得到李尧棠?

    果然,飒飒说,打了啊,她没接。

    飒飒接下来说,存希,我妹不是没分寸的人,不能来,那一定是有特别重要的事。

    存希看起来有点儿失望。她之前专门去学校见过李尧棠的,很想再见一次,当时说过会让她知道自己的。

    他眼睛望向一直站在一边微笑的两位男士。其中一位面白身长、戴金边眼镜的,是宋子文,早前他已经见过;另一位身材比宋子文稍矮,黝黑健硕,相貌堂堂。他猜这位一定就是姬存希的未婚夫了。他只觉得那人有点儿眼熟。

    姬存希拉着他过去,给他介绍。她说这是SY建筑设计的工程师,未英豪,我的未婚夫。

    他伸手过去,握住未英豪的手,他笑着,说原来二位现在合作开夫妻店。英豪,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

    未英豪笑,何先生好记性。何先生的故园2号,我是主设计师之一。

    未英豪的汉语有些生硬。

    他就笑了,说,和飒飒一样叫铁子我好了。咱们很有缘。来,边吃边聊。子文,好久不见。他又招呼宋子文。

    入座的时候,存希笑着说既然何太没来,她一定要挨着Baby坐;飒飒也开玩笑说一定要替妹妹看住存希。其间两个女人免不了一番笑闹。他们则在一边纵容的看着她们笑。一时坐定了,又点菜。等上菜的工夫,大家坐着聊天。他这才知道存希和未英豪回来是在国内设立SY分所。他听了,觉得很好。在这个行业里做的越久,越觉得好建筑师难得。不由得就说羡慕二位。

    存希开他玩笑,说当年被学妹们手拿获奖设计照片追着要签名的才子啊,怎么沦落到羡慕别人的份儿上了。

    飒飒惊讶。直说真不知道何遇你也有过那般风光的时候。

    他笑。说李知礼,我不是生下来就是奸商的。

    谈笑间,他又摇摇头。确实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他哪儿还有这样的灵气?只求建出来的房子结实又好看,不是楼歪歪、楼脆脆、楼蹦蹦、楼跳跳,别来个地质灾害就成了豆腐渣,也就是了。

    这时候开始上菜。领班在一边轻声细语的报着菜名,侍应生麻利的上着菜,侍酒师也已经备好了酒。

    存希和飒飒都对那道“清蒸东星斑”赞不绝口。

    他转头对领班说想请这道菜的厨师来。领班答应着出去,老韩前后脚的进来。他一看到老韩,点了点头。

  http://www.tangsanshu.com/aojiaozongcaidechipierichang/184316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