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爱上我的沈先生 > 第六十五章 险露(二)

第六十五章 险露(二)

    我之所以这样震惊,是因为沈景云的速度。

    修者的攻击,说来无非便是五行,精神和灵魂上的攻击。若要论身体,只能说比普通人强壮矫健一些,但并不会达到如同超人的程度。

    反正在我的理解里,精神和灵魂攻击先不说,涉及到普通的打斗时,五行攻击一般会比较有效,但也需要很长时间用来施法。而且五行攻击中,有很多也已经失传,所以我和沈景云身为修者,在这充满了危险的密林之中,也显得如此狼狈,要处处小心。

    但是现在,沈景云的速度已经大大超出了我所理解的常人的范畴,来去如风,这四个字用来形容沈景云是再合适不过。

    他和那条怪异的大蛇打斗的范围并不大,不过方圆一百五十米,但就是这么狭小的范围之内,沈景云腾挪闪跃,大蛇生生是碰不到他一星半点。

    这且不说,而沈景云的敏捷程度更是让我吃惊不已,在我的理解里,在树木之间利用枝条高速移动,跳跃,那是只有猿类和猴类才能做到的,可是沈景云不仅比森林中的猿猴类更加的灵活,而且就算是从三四米的枝丫跳下来,也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轻若鸿毛,仿佛就是轻轻的飘荡下来,却又速度极快。

    就算是最厉害的特种兵,也不可能到这种程度吧?我在树后看的极为吃惊,这样的沈景云,就算那条怪蛇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攻击的到他啊。难道沈景云还是个武林高手?

    不过我所看见的战局还是比较僵持,沈景云的这一身本事,只能做到让大蛇攻击不到他,却也无法伤害那条大蛇。而反观那条大蛇,完全就是穷追不舍,丝毫不肯放弃的模样。这样下去,沈景云总有力竭的时候,那又该怎么办?

    我暗暗咬紧了嘴唇,思虑着是不是应该出手,帮助一下沈景云?可是我又十分的犹豫,万一我这样做了,没有起到帮助的作用,反而拖累了他呢?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周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朝着沈景云和大蛇战斗的战场丝丝缕缕的汇集而去。

    而这个时候,一些细节上的变化都会让我分外的紧张,我不禁专心的感受着那一股力量,却吃惊的发现,它们汇集而去的地方,竟然是沈景云!

    难道是对沈景云的什么伤害吗?我心里的担忧更重了一层,又偏偏是这个时候,沈景云又恰好闪避到了我附近的地方,距离我不到十米,几乎是正面对着我。他显然是看见了我,却没有丝毫的停留,而是一个折返,又朝着左边一个刁钻的角度跑了过去。

    在追逐之中的大蛇自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又或许沈景云挑起了它的仇恨,它也无暇顾及我,带着一股腥风就从我眼前一闪而过。

    就是这么惊鸿一瞥,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沈景云的左手一直是掐着手诀的,那手诀的指法十分的复杂,一眼看去让我这个有基础的人都一时半会儿没有搞清楚,那个手诀的掐法是怎样的?更让我感到吃惊的是,这样难度的手诀,他还在不停的变换着,口中也一直念念有词。修行之人一眼就能看出,沈景云是在施展某一种术法。

    而那丝丝缕缕朝着他汇集而去的力量,应该就是他施法所聚集的力量。

    此刻,我的心情既是开心,又是崇拜,还有些许的感慨,我开心的是沈景云竟然如此天才!崇拜的当然也是此点,就是今天沈景云这番出手,才让我深刻的感受到了天才中的天才,这个形容是有多么沉重的分量?因为爷爷曾经告诉过我,施展任何术法,都是一个沟通天地能量的过程,必须要摒弃一切杂念,专心致志,否则便容易受到反噬,术法自然也就施展不成了。

    我只是一个修行才两年多的人,就算任何的小术法,我施展起来都无不小心翼翼,又怎么敢像沈景云这样,在奔跑闪躲之间还能不停施展术法?这用天才中的天才来形容都显得不足。而让我感慨的是,我自己也被爷爷说过在修行上是天资出众的,即便被剥夺了最大的依仗和力量,灵魂有残缺,可也算是一个天才。我也一向比较自信,因为我修行的进境也很快,这连赫连诚也称赞过。

    可是在沈景云面前,我怎么还敢称自己为天才?看来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想起自己背负的东西,我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才是。

    我就这么晃神了一小会儿,忽然发现密林中那追逐搏斗的声音一下子停了下来,发生了什么?难道沈景云?我一下子担心的全身都有些发冷,猛地抬头一看,却是见到沈景云用比刚才还快上三分之一的速度,从几条枝丫之间荡过,一跃而下,而那条大蛇呢?我仔细的一找,它身上的颜色变成了树叶和枝干交错的色彩,不仔细找根本找不到它的存在,这倒没有什么,毕竟从我第一眼看见这条蛇,我就知道这条蛇具有变异的变色功能。

    可是让我吃惊的是,此刻这条大蛇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它那巨大的身体像一个麻花一般的缠绕在了几条交错的枝丫之间,一时爬行不动,也挣扎不开了,所以它的身体才变成了这样的颜色。

    我先是吃惊,但下一个瞬间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脑海中仿佛出现了那样的画面沈景云以刚才我看见的速度,甚至是更快的速度,快速的跃上树枝,然后一停一顿之间,又迅速的腾挪。而大蛇在极快的速度之下,来不及反应,就这样把自己卡在了树枝当中。

    好聪明的战术!我不禁想为沈景云鼓掌叫好,如果这个时候沈景云想跑,我们的时间应该足以摆脱这条怪蛇了,即便这些树枝困不住这条大蛇太久。

    可是,密林中很快想起了沈景云低沉的念咒之声,我看着站在离大蛇不足五米远的沈景云,风从他的发梢吹过,扬起他的黑发,虽然衣衫褴褛颇有些狼狈,可他的双腿微张,双手掐诀的样子却让我怦然心动,心跳加速。

    我不明白沈景云为什么不趁着现在转身走掉?却是觉得此刻他要和大蛇搏斗到底的选择才让人觉得痛快。我们在密林中处处遇险,小心翼翼,已经是压抑的太久了,我也做好了我们会一路小心狼狈到底的打算,可我没想到沈景云有如此的本事,让我有了一种更踏实的依靠感。

    沈景云自然不知道树后的我的心情,还在专心的施展着术法,而那条大蛇就如通了人性一般,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沈景云不打算就此放过它,开始拼命挣扎了起来,带着那些缠绕住它的枝丫漱漱作响。

    如果它继续这样挣扎下去,不出半分钟应该就可以脱困了,可是在搏斗里,一招一式,一分一秒都足以致命,何况是如此被动的局面下,谁会给它半分钟的机会?

    我能感觉到一股狂暴的精神力随着沈景云的施法在快速的从他身上涌出,如同风暴一般环绕在他身旁,那种蓄势待发的气势越来越明显,稍有经验的修者便知道,这是施术快要完成了的标志。

    而让我奇异的是,那怪蛇似乎也有所感觉,忽然便停止了挣扎,在它头上的肉冠竟然开始膨胀了起来,随着肉冠的膨胀,快速的开始变色,几秒之间便形成了一种惨绿的颜色。

    就像一种流动的能量,那股惨绿色竟然慢慢的朝着那条大蛇的七寸之处移动了过去,而随着这一幕的发生,它的肉冠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干瘪下去,可与之相对的,它的七寸快速的膨胀了起来。⑧☆miào⑧☆(.*)gé⑧☆.$.

    这条怪蛇是要做什么?是用它保命的底牌,和沈景云来斗法吗?

    就在我疑惑之际,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因为从大蛇的嘴角,竟然冒出了丝丝缕缕的惨绿色烟雾,就如同水蒸气一般,而不是烟雾。而这些烟雾所接触到的树干树叶,只是一瞬间就迅速的变黑,然后枯萎了下去。

    我瞪大了双眼,大概猜到了这条怪蛇一定是想对沈景云喷出那种致命的毒气或是毒液,而之前它之所以没有用,肯定是因为对它自己也有很大损耗,那既然是保命的东西,就一定很厉害了。

    我觉得我想到的简直是废话,那些树叶树枝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偏偏沈景云离他只有不到五米,树枝树叶都尚且如此,那沈景云只要沾上了一丝,不就会

    我的嗓子发紧,再也顾不上了,立刻就想叫闭目正在施法的沈景云快点躲开,就算忍受术法的反噬,也总比沾到那个怪蛇的毒来的要好。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那怪蛇的嘴角散发的惨绿色雾气,越来越浓厚,已经包裹着整个怪蛇的头部,让我看不清楚是否那些毒已经积聚到了一个临界点,就要喷发出去!

    而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喊出来的时候,沈景云陡然睁开了双眼,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冷笑,正在掐动的手诀也陡然停下。

    那无声的精神力,却像一颗快速的炮弹,一下子呼啸而出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 () 下载免费阅读器!!

    

  http://www.tangsanshu.com/aishangwodechenxiansheng/99745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