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爱上花瓣雨 > 上门的相亲记

上门的相亲记

    “下次相亲别叫上我了,有钱人家的公主怎么这个样子的,看着她用筷子我就吃不下饭了。”

    “我这不是第一次见她吗?我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走我们再吃过。”

    接下来王洛滨也没有来烦我,让我平平静静的过了个周末。周末睡足了周一就有充足的精神上班了。经过了上星期的高层闭门会议,这个星期平静了很多,不过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华阳星期一没回来,我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给他信息问他在那,他说在上海,下星期一才回来让我代管理公司,我问他在干嘛,他说以后再告诉我。

    不用问就知道了,他在上海陪着李芯,不过我都习惯了,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是不会给他电话的,他也知道,我已经有能力管理好公司了。

    幸好这次他回上海公司平静的很,每次我都怕有一些事情自己处理不了。平时下班和王洛宾吃了几次饭本来约我星期六去玩的,但我说星期六我有事要回家,让他自己找别人了。

    本来我还在想是明天开车回去,还是今晚回家,如今晚回家,就要帮老爸老妈做事,可是我那么久没做苦力了,做苦力很吃不消,如明天回去我就可以吃现成的,爸妈什么事都做好了,我只等着吃饭就行了。

    就在我想事情时,老妈电话来了,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了想说,一会下班了我就坐高铁回家,看来老妈是要确认我回不回家,老爸老妈这么神秘的要我回家是干嘛啊?

    我网上买了张18:30分的高铁票准备今晚回家。一下班我就回到云龙花园,洗澡换衣服,背上小背包把前几天买的好吃装上,就这样坐高铁回家了。

    虽然是18:30的票但高铁站还是很多人,幸好我买的是一等票没有什么人坐。看来大城市房价太高了,三四线城市的房价很多白领相对接受得了。

    大部分都是住在三四线城市,在一二线城市上班。如果华利在我自己家旁边建房子买那应该可以,回去看看地方,再和华阳说说看我们华利应该有自己的房地产。

    在我做房地产春梦时高铁已经到HY站了,老规矩下了高铁到公交车站坐公交车。上车两元坐三个站就到家了,其实读中学时,我是经常走路过来看高铁的。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爸妈问我吃饭没我说还没有,他俩老要做饭给我吃,我说不忙一会到外面吃。我问爸爸明天进新房子拜几张桌子酒菜,老爸说人不多三桌子菜就行了已经订菜了每桌二千元,我说爸每桌才二千元菜会不会少点,爸说和老板很熟菜不会很少,

    我想了想说:“爸走我们出去一下,妈,我和爸出去一下,”

    爸开着他的摩托车载着我到那酒楼。爸:“小菲就这家了”

    我们上去那老板和老爸打招呼,“老利来了请坐这是小菲吗?”

    我:“叔叔好!”

    老板:“有礼貌不亏,是大学生”

    “老板我看一下我爸明天订的菜单,”

    老板拿菜单给我看,我看了下说:“菜都还行,我想把每桌的菜钱加到每桌三千元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我马上改过来,”

    “老爸有没有给钱”

    “还没”

    “老板你算下钱一起给”

    “九千元”

    “给”

    我拿卡给老板,老板拿着卡刷了一下说:“请输入密码,”

    “老板你给我开玩笑吧,我这卡没有密码的”

    “没密码,银行卡不都是有密码吗?”

    “爸人家的是黑…卡”

    一个长的还很帅的年轻人从后面走出来。

    “卡有白和黑分吗?”

    “爸以后再和你说,九千元,好了”

    他把卡给回我,我说“谢谢,明天记的准时送到”

    我和爸爸从酒楼走出在一间大排档停下“爸请你吃猪脚粉,”

    “好一起吃吧”

    “老板来两碗猪脚粉多少钱”

    “二十”

    “我要手机支付”

    “扫一扫我的二维码就行了,”滴一声扫码成功,现在支付就是方便,很快老板端来两碗猪脚粉,

    “爸这次要我一定要回来,到底什么事啊!”

    “明天你就知道了。”

    “还很神秘,到底什么事吗?”问了几回,爸就是不说,还只是笑笑。不说我就不想什么了,算了吧明天就知道了。因为每个星期我都习惯睡懒觉,这个星期也不列外。

    咚咚锵,咚咚锵锵锵外面舞狮子和鞭炮的声音将我吵醒,

    “谁啊,那么早没事舞狮和放鞭炮。”

    看时间才早上九点半,我拉开窗帘下面门坪一队人在舞狮子和放鞭炮,我的房间虽然是隔音的但下面的声音也太大了震的房子都在摇了。

    幸好爸妈知道我还在睡觉没让上二楼客厅不言我会被吵死。本来想等华阳信息,可华阳的信息没等到,王洛宾来电话了问我在那,我说在家里,他说是云龙花园吗?我说不是是回家了,他说想过来我家看看,我说今天不方便,家里进新房子有客人来,他问什么是进新房子,我和他说进新房子就是,住新房子了别人来庆祝,他说那更好他也来庆祝我家进新房子,我说随便你了,他说给他地址,我把地址发给他。

    外面太吵了,我根本就没办法睡,只好起床洗漱了,不过我还是不想出去,外面真的大吵了,舞完狮子就放鞭炮,老爸到底买了多少鞭炮来放啊,如再靠近城里一公里就严禁放鞭炮,可惜我这村离城一公里。

    咚咚敲门声老妈敲门了“小菲起床了没起床了,”

    “知道了马上”

    很不想出去但老妈叫到,还是要和那些亲戚叔伯问声好,换好衣服拉开玻璃门我就看到老爸老妈还有二个帅哥坐在沙发上,不过有一个我昨天看过是酒楼老板的儿子,

    老妈看到我就说“小菲过来坐”

    “好的”

    我过去坐下“这二位帅哥是?”

    酒楼老板儿子说:“我们昨天见过面了,我叫叶安,人家都叫我叶少,这是我表弟刘涛,”

    “很高兴见到你们”叶少:“我表弟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银行工作……”

    叶安一直在说他表弟的好,“停停,你表弟好关我什么事”

    妈:“是这样刘涛自少没父母是他奶奶抚养长大,他有意入赘我们家,”

    “爸妈我们家还有别的姐姐和妹妹吗?”

    “没有啊,”

    “就是吗?我又还小,所以呢?帮不了你了,其实以你现在的能力随便有女孩子喜欢了,何必要入赘我家。”

  http://www.tangsanshu.com/aishanghuabanyu/161967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