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爱上花瓣雨 > 斗智斗勇扮猪吃老虎

斗智斗勇扮猪吃老虎

    今天是星期六难得不上班,小菲在床上躺着就不想起床了,直接睡到肚子有点饿了,才起床洗漱随便煮点东西吃了就算一餐了,翻开书本,看看大学的课程自己好久没动过书本了。

    应该落下很多了,自己因为上班申请休学三个月。自己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读书而不是上班,虽然很多同学星期天也会出来发点小广告之类的东西,但还是以学习为主!

    但现在由不得自己了,陈永不是普通人,是只老狐狸,他还会没完没了的来找公司的麻烦。回到公司打电话给财务部的几个学姐,叫她们今天来一趟公司。把几天前叫她们做的帐对好,以防税务局要来对帐,还有和学校签的土地转让证明。

    以防李陈两家来说三倒四,现在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怕陈永最后没办法了,用家族的名义来压华阳说他买地用华利公司骗华府公司的钱。

    现在华利公司发展很顺利借助华府集团实力,慢慢向多方面发现。在这个时候是不能有什么闪失。现在只能装疯卖傻扮猪吃老虎了。

    我在担心公司的事,而在SH的华阳却逍遥自在,过着神仙日子。看来陈永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还不敢动华阳,他们三家的实力不相上下。

    一步错步步错谁也不敢乱来,就华阳也不敢和父母说不娶李芯,他还没有实力对坑李家,更何况还有个陈永在那里盯着自己,一旦华家和李家返脸,陈家就会坐收渔翁之利。

    越是平静危险就会来得越快,暴风雨之前都是平静的。陈永到底在想什么?会做什么。小菲我一无所知,他不会只是说说的,他肯定会有动作。

    他会出那张牌,先出那张牌,他一定会抓住他知道的,华府集团以三十五亿买下华利公司从学校二十亿拿到的地。

    但这个不怕,商业本来就是有差价。幸好华利公司是自己名下的。华阳只是帮忙管理公司,从来未拿华利一分钱。

    星期一十点不到他们三个就从SH飞过来上班,看他们三个兴高采烈的一边说一边笑一定是有什么好事吧。

    “通知各部门主管以上级别十分钟后开会”十分钟后开会。什么事,那么紧急啊?十分钟后二十八楼大会议室坐满了十几个部门的经理和主管,会议上陈永开始发话,说什么某些合作商和供应商,的资格审查不到位。

    名声不好和没有实力的合作商以后一律不再合作。还有就是要对合作商知根知底,不要半夜冒出来合作商。

    好你个陈永说来说去就是说华利公司了,幸好华利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依靠华府集团了,已经开始慢慢独立运行,就算不和华府合作,也损失不了多大。招商部经理问到

    “陈经理是不是马上停止合作,”

    “不是,是合同到期了下次合作审计进行”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最后华阳说:“大家还有没有什么意见,没有的话散会。”

    “是陈永搞的鬼”

    “当然了”华阳说

    “我们三个人这次回SH总公司开会陈永虽没当面说华利公司,但从很多方面可以看出来,他是有目的的。”

    “就他那人的心机一肚子坏水,难怪他家族生意一直不上不下的,没华府更好我们自己找新的合作机遇。”

    小菲拿着杯子冲咖啡,刘秘书和新来的张秘书也来冲咖啡她们边走边说:“你加了多少,没多少一点点,”

    “刘姐姐你做了那么久应该很多吧”

    “也不多二千元,小菲,小菲你加了多少钱”

    “加什么啊刘姐,张姐”

    “加工资啊,我刚来一个月就加一千元了”张秘书说,

    “哦,我还不知道”

    “你们说什么说的那么开心,”

    陈永突然出现吓了我们一跳,她们俩马上走人,我拿起杯子也准备走人。

    “利秘书,哦应该是利老板看到我就要走人,这么不给面子”

    “陈经理有事吗?”

    “没啊,不过不好意思啊,断你财路了”

    “陈经理这样子说,是不是有点……”

    “什么”

    “做生意靠各人本事陈经理多虑了。”

    我拿起杯就要走,陈永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说:“你这女人还挺大方的一点也不在呼生意成败,不过也是你要钱直接跟华阳要,要多少有多少,”

    “放手,不放手我叫人了”陈永无奈的放开手

    “看来你眼里只有钱,这世上还有很多比钱更重要,可惜你不会懂的。”

    这以后几次见到他来,我们马上走人。生意是要做的,只不过要变通,你华府不找我合作,难道我找你合作不行吗?(梅林香车婚纱摄影)我把计划书给华阳看,问他如何,

    他看了下说:“要不要我,把我的房车也借给你”

    “如果可以,当然好了,香车,美人,婚纱,梅林公园,梅林花园酒店,高尔夫球场,跑马场,越野塞场,这些加起来应该可以了吧。每对新人拍婚纱照和结婚酒席,免费住一晚五星级梅林VIP套房或二晚旅游房车。”

    “计划不错,其它地方和工作人员打招呼就行了,这样我们生意多做了,又帮我们公司打宣传”

    “好,下午我不过来上班了,回我们公司,叫他们按计划书进行。”

    下午,回到华利公司,我把摄影部全部人叫上来开会,顺便说了一下计划,问他们还有什么意见,他们把自己的想法和实践说了出来,

    我说:“很好,按班就步,剩下的事由余秘书和邓经理一起负责。有什么事情找他们俩就行了。”

    而我呢?当然是和几个地方的负责人打招呼了,都是以华阳的名义说的,总经理,发话了,也不好说什么了。

    公司的宣传广告和微博刚发出,电话和网络都快满线。很多想在圣诞节和元旦节结婚的都来电话和网络的咨询。

    我也没有想到会那么火爆,连华府集团的那几个剩女都说要在今年嫁出去,看来想嫁的人真的很多,我问了一下几个学长问他们有没有女朋友了,想不想结婚,几个学长都说还早以工作为主,只有何方没说话,

    我说:“何学长你干嘛不说话,”

    何方说:“我没钱,相貌又没他们几个好,对于结婚,不敢想。”

    “学长工资多少”

    “二万”

    “比我高,二万在大城市虽算不高但,但娶老婆够了,是学长眼光高。”

    何方说:“也许吧。”

    但真正是什么也许真的只有何方知道。

  http://www.tangsanshu.com/aishanghuabanyu/16146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